媒体聚集
江西新余用财政为赛维巨额债务兜底
日期:2012-07-17    作者:信息部
    

江西新余用财政为私企赛维巨额债务兜底 涉资7亿

  随着江西赛维濒临债务违约,江西省新余市地方政府终于踏入极富争议的地带。7月12日,新余市人大常委会通过议案,将正式启用财政资金,为赛维欠下华融信托的7.55亿元贷款兜底。

  地方政府有没有权力用财政资金为一家私营企业还债?这样做是否合法合规?

  随着江西最大民营企业——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濒临债务违约,江西省新余市地方政府终于踏入了这片极富争议性的地带。

  据新余市人大常委会网站消息,7月12日,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七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市人民政府关于将江西赛维LDK公司向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偿还信托贷款的缺口资金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的议案”。

  赛维2010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末,赛维从华融信托获得的借款余额为7.55亿元。新余人大的这项决议意味着,地方政府将正式启用财政资金,为赛维欠下的这笔信托贷款兜底。

  《第一财经日报》所采访的财税法专家认为,政府以公共资金替私营企业还债,“完全模糊了政府和企业的边界。”

  负债300亿

  赛维成立于2005年,公司总部位于江西省新余市,生产工厂分布在新余、苏州、南昌和合肥,主要生产太阳能硅片、多晶硅和太阳能组件,是全球光伏产业巨头之一。

  2007年6月1日,赛维成功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是江西省企业有史以来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同时是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同年,年仅32岁的赛维创始人、董事长彭小峰以400亿的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六,成为中国能源行业的新首富。

  激进扩张造就了赛维的迅速崛起,也酿下了苦果。近年来,国际光伏产业需求逐渐萎缩,产品价格下行,出现了全球性的产能过剩,赛维遭受重创,公司盈利能力不断下滑。

  年报显示,去年全年赛维实现营业收入139.30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5.18%;净亏损高达54.90亿元。实际上,赛维的盈利状况并不稳定,2010年该公司曾经实现净利润17.47亿元,2009年却净亏损16.42亿元。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累累负债。截至2011年末,赛维负债总额高达302.3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88.4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应付短期债券等刚性债务达到196.71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3.73亿元,占负债总额的65.07%,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由于连续亏损,赛维净资产较2010年末减少52.52亿元至47.18亿元,当年末资产负债率升至86.50%,到今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继续升至87.05%。

  今年以来,赛维经营状况继续恶化。推迟至上月底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前3月赛维净销售额2.001亿美元;由于部分产品销售价格与成本形成倒挂,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额达到1.852亿美元,公司毛利率首现负数,为-65.5%。

  资料显示,彭小峰一直牢牢掌控着赛维的控股权,赛维上市前其持股比例高达80%,此后不断被稀释,截至2010年底,彭小峰持有赛维7300万余股,占比48.9%,仍为最大股东。

  “一家典型的民营企业,当地政府却破天荒地以财政资金来兜底,的确是匪夷所思。”一位长期跟踪赛维的分析人士对本报表示。

  今年5月,媒体报道称,江西省有关部门牵头组织国开行江西省分行为赛维贷款20亿元,以支持后者渡过难关。尽管这一消息迄今未获官方证实,此举仍激起了广泛争议。

  债务黑洞

  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网站披露,去年9月,赛维获得了30亿元中期票据注册额度,由民生银行主承销;同期获得了4亿元短期融资券注册额度,由招商银行主承销。

  去年11月30日,赛维发布公告称,本次中期票据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短期债务,将分四批发行:第一批5亿元将于当年12月发行;剩余25亿元额度拟于2012年一季度发行第二期5亿元,二季度发行第三期10亿元,三季度发行第四期10亿元。

  在发行4亿元短期融资券“11江西赛维CP001”之后,2011年12月7日,赛维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5亿元中期票据“11赛维MTN1”。

  今年4月,赛维又公告称,根据市场最新变化与公司资金需求,拟将剩余25亿元中期票据额度发行时间变更至2012年二季度发行第二期10亿元,三季度发行第三期10亿元,四季度发行第四期5亿元。然而,截至7月16日,赛维原计划发行的第二期中票仍然不见踪影。

  今年4月28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下称“上海新世纪”)首次对赛维发出降级警报,宣布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6月29日,在赛维一季报姗姗来迟之后,上海新世纪将赛维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降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11赛维MTN1”债项评级由AA降至A+,这是今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几家被降级的债券发行人。

  在最新的这份跟踪评级报告中,上海新世纪给出了五大降级理由:一是光伏设备制造行业外部环境变化大,短期内难以缓解,行业运营质量显著下降;二是赛维2011年出现巨额亏损,整体抗风险能力下降;三是赛维负债经营程度偏高,刚性债务占比较大,偿债压力大;四是赛维现金回笼能力下降,无法对刚性负债及利息支出形成有效保障,面临很大的流动性风险;五是大量贷款被关联公司占用,具有一定的回收风险。

  “该公司2011年经营性现金流回笼情况较差,营业收入现金率下滑至87.00%,经营性现金净流入为-14.71亿元,公司自身经营性现金流紧张,无法对流动负债以及刚性债务形成有效保障。”上海新世纪分析称。

  不仅如此,赛维高层人事动荡逐步浮出水面。赛维昨日在银行间市场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和战略执行副总裁邵永刚、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林俊杰均已于6月份辞职。

  需要指出的是,在赛维英文官方网站上,7月2日就宣布了邵永刚离任的消息,但作为银行间债市的发行人,赛维在两周之后才正式予以披露。在此之前,赛维推迟发布2011年年报与2012年一季报,业已暴露其内部管理与信息披露的软肋。

  市场的嗅觉是灵敏的。Wind资讯信息显示,本月以来,11赛维MTN1的收盘净价跌至98.43元,收盘收益率升至7.51%,较6月份上升了130多个基点。

  赛维的债务黑洞还不仅是这些。其2010年英文年报显示,截至2010年底,在长期债务中,除去华融信托的7.55亿元信托贷款外,还包括众多金融机构贷款,数额最为庞大的为国开行,包括15.05亿元抵押贷款和3亿元信用贷款,合计18.05亿元;其次为浦发银行,其所提供的15.10亿元贷款全部为无抵押的信用贷款;建设银行投放了5.47亿元抵押贷款和8.76亿元信用贷款,合计14.23亿元。此外,安徽省唯一的城商行——徽商银行亦有涉及,贷款金额7.55亿元,全部以无抵押方式提供。

  由于赛维2011年英文年报尚未公布,上述债务的现状还不清楚。

  合法性争议

  地方政府为什么要自掏腰包救赛维?或许在地方政府看来,赛维已经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7月13日,财富中文网公布2012年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赛维再度入选榜单,且位列第266位,是寥寥几家来自江西的上榜公司之一。

  尽管赛维是一家民营企业,但由于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属性以及迅速做大的规模,赛维被江西省和新余市视为“至宝”。

  在江西省“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江西省不仅将光伏产业基地建设列为头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工程,更是明确提出力争赛维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

  刊登在新余市政府网站的一篇新闻稿称,今年4月7日,新余市召开县(区)委书记会议,市委书记李安泽在会上强调,针对一季度经济运行存在的问题,要采取“一厂一策”办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抓好赛维、瑞晶、江锂等骨干企业发展,抓好园区建设,努力保持全市工业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但直接动用财政预算资金,甚至都不借道政府融资平台等工具的做法,其合法性值得怀疑。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依据当前的法律法规,地方政府在两种情况之下可以经人大审批动用财政资金来为企业还债,一是偿还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目前政策允许地方政府出面为融资平台进行担保;二是企业中有政府的国有股权,政府对这项债务签订了偿还协议,因而有偿还义务。

  “除此两种情况,其他情况均不合法。”施正文说,现行法律明文禁止地方政府为企业进行担保,如果当地政府曾经这么做,就是明显违法,更不能动用财政资金来为其还债。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条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但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除外。担保法禁止政府给商人和企业提供担保,正是为了防止在招商引资的驱动下,地方政府竞相攀比所引发的财政危机和金融危机。

  施正文表示,四万亿投资计划之后,地方建设由于缺乏资金纷纷出面成立地方融资平台,因此当前政策暂时允许政府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担保。

  施正文分析称,从新余市人大批准替赛维公司还债可以判断当地政府对该企业曾有这样的承诺,但若这家企业既非融资平台,又无国有股权,那么政府的这项承诺是不合法的,更不能动用财政资金来兑现承诺。

  “财政资金是用来提供公共服务的,不是用来发展某个企业的,而且这个企业并不关系重大公共利益和经济安全,只是一个处于竞争性行业中的龙头企业,仅仅是因为它交税多、就业多,政府如果出钱替它偿还债务,那等于完全模糊了政府和企业的边界,是绝对不可以的。”施正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