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集
聚焦第一代90后IT毕业生
日期:2012-07-09    作者:信息部
    

聚焦第一代90后IT毕业生:想做马云 不想做IT民工

 

  在刚过去的一个月里,680万大学生毕业,他们被外界称为“第一代90后大学生”。对于IT专业的毕业生,面试时被问及“理想是什么”,他们的回答很类似:“我不想做IT民工。”

  在刚过去的一个月里,680万中国大学生毕业,他们中的大多数出生于1990年代,因此他们被外界称为“第一代‘90后’大学生”——这个标签使得他们备受关注。

  对于IT专业学生来说,当面临今年IT市场收缩行情,他们选择了怎样的工作? 他们的工作状态如何?《IT时报》记者分别采访复旦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电力学院三所学校的IT专业学生了解他们的心路。

  大部分被逼入民企

  一身休闲装,刚从复旦大学软件专业毕业的沈兆东上周一到SAP正式入职。在这家德国在华企业,沈兆东这两天正在接受新入职员工的培训,包括编程语言、项目实际操作能力、财务基础知识等。

  在沈兆东一年的求职历程中,他一共拿到了eBay、IBM、SAP三家公司的offer(录用函)。事实上,沈兆东投过简历的公司除了盛大网络一家民营企业外,其他全是外企。“我只喜欢外企,外企做IT更专业一些。”沈兆东说。

  今年从上海理工大学网络工程专业毕业的计琰,也更青睐外企。她比较如今在职的NextDigital公司和曾经实习所在的一个英语学习网站说:“民营企业给我的感觉压力大,气氛紧张,领导说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外企就不一样,我们是根据客户的要求,发现更好的解决方法。”

  计琰的辅导员冯磊向《IT时报》记者透露,今年怀抱着入职外企、国企梦的学生不在少数,不过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像沈兆东和计琰那么幸运,很多最终去了民企工作。

  对于这种情况,“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顾问冯丽娟告诉《IT时报》记者,大部分“90后”学生择业的时候相对比较“挑剔”,对自己就业的期望值较高,然而受到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今年很多外资IT企业缩减招聘规模,国有IT企业招人数量也不多,导致众多用人单位在选择人才的时候也比较“挑剔”,相比之下,民营IT企业对人才需求比较稳定,最终造成了这方面的落差。

  冯丽娟同时表示,“90后”大学生对于民企、国企、外企的选择,没有像以往学生那样看重单位的性质,“他们只要公司大、出名,就OK。”

  非IT学生“抢夺饭碗”

  沈兆东喜欢开发,当他拿到eBay的offer之后,发现不是自己所喜欢的开发,于是拒掉eBay去了IBM实习,最终他选择了可以做一定复杂度开发工作的SAP。

  “‘90后’学生是真正要求把兴趣和工作结合起来的人”,冯丽娟说:“这与前几代人不一样,他们如果觉得工作没有乐趣,会比较容易不喜欢或者拒绝这份工作。”

  也因为兴趣,如今越来越多的非IT专业学生正在抢滩IT人才市场。任力是上海理工大学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的学生,今年毕业后,他将到苹果公司工作。“我喜欢苹果公司!”任力告诉记者自己应聘成功的原因:“我从大一开始接触苹果产品,当时用的是iPod,很喜欢,因为它长得好看,功能上很好。去年无意之间,我去了Apple Store,在那里体验了之后感觉很high,回来之后,我就在网上试着找苹果公司的工作机会,发现他们正巧在招人。”其实任力手上同时还有其他4家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公司的offer,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自己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的苹果公司。

  冯丽娟说,现在一些大的IT公司在招人时,越来越强调学生对于信息技术的兴趣,注重学生对IT技能的掌握,“IT专业的学生正在受到非IT专业学生的挑战。”

  “不想做‘IT民工’”

  不过第一代“90后”毕业生踏上社会这一年的数据并不乐观,冯丽娟透露,今年IT专业大学生的薪酬总体水平比去年平均低40%。

  “我不想做‘IT民工’。”毕业于上海电力学院通信工程专业的黄同学向记者“疾呼”。黄同学目前在一家销售钢铁的电子商务网站工作,既是系统管理员,也是Java程序开发员。当内部网络出现问题的时候,为了不影响他人工作,他总是要到别人下班之后,再开始进行网络调整,“其实很多事情都要等到下班之后才能做,有时周末还要加班。”

  上海电力学院微电子专业的朱佳敏也告诉记者,他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戏称自己是“IT民工”,“我一个同学的工作是做硅片,一天8小时穿白大褂呆在无尘间内,除了中午吃饭可以出来之外,连喝水都不可以。”

  资深架构师、《Java程序员,上班那点事儿》作者钟声目前是通信行业一家二级运营商的技术总监,作为一个工作了数十年的“70后”业内人士,他知道“80后”的成长轨迹,对“90后”有一定了解:“当面对相同压力时,‘90后’的压力承受能力明显不及‘80后’。”

  “我希望未来可以拥有高薪,同时工作又不那么劳累。”黄同学说。

  有学者分析,“90后”大学生面临的重大选择中, 处处可以寻觅到“金钱价值观”的作用与影响。如今在IBM供职的上海理工大学网络工程专业毕业的罗同学,在求职时的目标薪酬是每个月5000元以上:“我在一家小型电子商务公司实习的时候,当时独立做了很多项目,报酬就有每个月4000元了。”

  冯丽娟表示,“90后”大学生会明确跟面试官说自己的期望收入是多少,这与前几代人不一样,有时候我感觉他们像在淘宝上买东西一样,非常善于比较。因为他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恰好就是一个从“羞于谈金钱”到“勇于谈金钱”,再到以金钱来比拼、衡量一切的时代。

  “70后”劝“90后”要脚踏实地

  钟声前一阵子去面试“90后”大学生时,都会问应聘者一个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钟声的期待是,他们可以回答“理想是成为一个好的架构师或者团队领导者、职业经理人,或研究出怎样的成果”,不过在现场无一例外,这些“90后”学生答案都非常雷同,“将来学好了可以去开一个自己的公司”。

  “想想看,你手下都是一帮潜在的竞争对手是什么感觉。当然这不是主要问题,但他们的回答可以看出这代人的特点。‘90后’的偶像都是马云巴菲特,他们的理想脱离社会实际,但社会需要一批正常运转者、劳动者。尤其是软件工程师,这个职业需要你每天不断积累知识,然后思考、创造、研发,我们需要认真做实事的人。然而,‘90后’学生给我们企业管理者出了个难题,那就是我们如何通过目标管理来管理这代人,可以让他们安心工作。”钟声说。

  “‘90后’IT专业大学生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当数十位IT专业大学生在被《IT时报》记者问到同一个问题时,很多学生虽然没有远期规划,但都表示希望脚踏实地地做好眼前的事,“不过这确实有点难”,上海理工大学信息计算科学专业的江文龙说。

  “24小时NOC值班工程师你做不做?这个工作最靠近用户,平时处理故障,非常锻炼人。”钟声给毕业生的建议,是希望他们安下心来,从底层做起,“这个行业需要你发自内心的真心热爱,如果不是请退出!如果是,请创造奇迹!”